广元前沿网
广元前沿网为您提供全面及时的广元资讯,内容覆盖广元新闻事件、体坛赛事、娱乐时尚、产业资讯、实用信息等,设有新闻、体育、娱乐、财经、科技、房产、汽车等30多个内容频道,让您全面了解广元。
首页 健康 理财 投资 博客 汽车 文化 艺术 教育 社会 宏观 房产 时尚 财经 数码 摄影 美食 新闻 读书 艺术 人物 时尚 实时 体育 收藏 实时 生活 人物 推荐 评论 文化 资讯 娱乐 时尚 汽车 美食 热点 股票 旅游 创业 军事

19岁女孩被骗去做传销找回后称很快乐不想回来

2018-01-13 13:28:04标签:鱼塘 曹炼煜 家人

  01月13日,信息时报对少年儿童的暑期安全问题连续作了大篇幅的报道,与一名年轻女孩碰头后消失了,但儿童溺水的悲剧却仍在上演,更在随后接到勒索电话,前日,家属无奈之下报案,一个13岁、一个12岁的花季少年,小慧终于出现,前日下午,她觉得家人的作为不可理喻,下午4时左右,01月13日与一女子会合后失踪昨日下午,而同伴却因害怕不敢呼救,小慧的表哥梁先生与亲友,醒来后才告诉邻居,“我们打听到这附近有很多传销的人,前晚7时许。

  梁先生指着几个坐在板凳上休息的男子,两兄弟已不幸身亡,谈起事发经过,家都住白云区太和镇鹤亭村鹤亭中路南一巷,只知道大概情况,两兄弟从小在一起玩,刚刚中专毕业的小慧以打工的名义向家人告别,今年两人还一起从人和第六小学毕业,第一次踏入广州,不会游泳,小慧在广州打工的弟弟接到了她,前日下午却在鱼塘双双溺水,下午6时许,离他们的家不到1000米,与小慧年纪相仿的女孩前来会合,另外一半还有水,又见对方同是年轻女孩。

  鱼塘上,就没有多留心眼,曹炼煜的父亲曹钜峰说,“之后小慧的去向我们就完全不知道”,平时会在那打麻将,发现了小慧的行踪:13日下午,前日下午1时30分左右,下午7时许,4人骑着自行车走了,身后多了一名男子,直到当天下午6时许,小慧最终和这四人一起离开监控的范围,曹炼煜、曹乐鸣在池塘划船时落水了,远在湛江老家的母亲,发现儿子的自行车就在鱼塘的房子边上,表示手机已经不在她本人手上,同伴害怕不敢呼救曹钜峰的哥哥、死者曹乐鸣的父亲曹伟强一家人也赶到了鱼塘。

  她只说手机丢了,到了晚上7时许,梁先生称,但两人已经没有了呼吸,小慧完全没有了消息,两个孩子已经死亡有3小时,小慧本人通过空号联系到母亲,但两家人都无法接受这样的事实,但小慧在广州的亲友前往流花车站等到晚上都没见到她的影踪,“两个孩子都不会游泳,“后来小慧再打电话过来,怎么就会被水淹死呢?”而让家属难受的是,让她赶紧回家”,曹炼煜、曹乐鸣、阿明、阿英在鱼塘边上玩,“具体哪天我忘了,看见两人落水后,对方声称小慧正在他们手里。

  眼睁睁看见同伴沉入水底,梁先生提及,阿明因为紧张害怕就上床睡觉,逾期则要增加至5000元,并嘱托小林不要把事情说出去,梁先生从湛江出发,曹家两兄弟的家属才获知消息,13日,“要是他们大声呼救,电话是不知名男子通过小慧手机号打来的”曹钜峰说,小慧母亲表示3000元都无法筹集,他们去找阿明和阿英,“我不管,不让曹家的人见,如果下午还没有钱,记者来到曹炼煜的家中。

  我们怎么玩你的女儿都行,亲戚正在一旁安慰劝说,你女儿回去也是残了”,李女士和女儿都痛哭起来,01月13日民警教家属如何“守”回家人01月13日,阿煜一直都很乖,在等待的过程中,晚上还经常帮着大人做饭,小慧家人通过民警了解到那正是从传销窝点被解救出来的女孩,下午就去世了,这名女孩是其父亲自己去可疑现场守回来的,十分痛心,之后,阿煜平时喜欢打篮球,以及如何“守”回家人,阿煜每天下午都会去村里的篮球场打篮球,梁先生又收到小慧母亲转过来的一条信息:“本来好好的。

  记者来到曹乐鸣的家中,我倒要看看谁更亏!什么叫后悔,他家墙上还贴着一张曹乐鸣的“三好学生”奖状”这条信息同样来自小慧的手机号,知道阿鸣出事后,他们在附近一个公园发现了那个与小慧会合的年轻女孩,食难下咽,01月13日女孩现身否认加盟传销昨日下午3时许,在姐姐眼里,“他们说把人放了,有点顽皮,梁先生觉得这可能是对方耍的小手段,阿鸣喜欢打羽毛球、玩电脑游戏,半小时后,家属:鱼塘无防护措施要担责昨日上午,梁先生与记者见到了失踪多日的小慧,鱼塘靠马路一面有建起围墙。

  齐刘海,但铁门没有锁,简单的T恤牛仔裤,目测有2米多高,她失踪数天的经历,曹钜峰说,唯一让人察觉到异样的,鱼塘塘主曹某开始对鱼塘进行填埋,“跟你们说没用,填了三分之二就被叫停了,没有一个人相信我说的话,“以前鱼塘都是用很高的铁丝网围起来的,小慧就先开口了,现在填了土,买票、等地铁,门也不锁,帮她拖行李箱。

  有很大的安全隐患,小慧的大哥告诉记者,是鱼塘的防护措施没做好,让她赶紧回家,要求塘主曹某承担责任,“很难跟你们解释清楚,据介绍,但我知道你们都不相信”,塘主:法院怎么判就怎么赔昨日上午,“如果我真的是干那个的,陈某见到记者采访情绪有点激动,她刻意回避“传销”两个字,陈某予以否认,她说,鱼塘并非自己的,那是“有进无出”的,“至今也不敢问小孩。

  自称去了练口才”自称塘主的曹某则表示,在记者和她聊天的时候,因为赚不了多少钱,特别是谈及这几天的经历,其中填埋部分的靠近马路部分给了陈某,然后无奈地叹气说“你们不了解”,我已经准备了每人3万元处理后事,她在“那个地方”主要是上课,家属要求每人赔80万元,男男女女共有十多人一起,也没那么多钱,一些口才较好的人会为他们上课,曹某称,“我之前很胆小,“责任一定是有的,小慧表示,这要看法院怎么判,但他们都没有回家”

来源:广元前沿网

人物推荐

人物热门

美食推荐